法院认定被告人王某犯合同诈骗罪(近3000万元),依法判处缓刑
 二维码

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本案,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派检察员出庭支持公诉指控:被告单位A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变造国家机关证件、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手段,并通过签订“有证非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协议”骗取国家拆迁补偿费用3051万余元。被告单位法人代表系直接负责主管人员,王某作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,应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,且数额特别巨大……


被告单位A公司的诉讼代表人及辩护人,各被告人及辩护律师到庭参加诉讼。庭审时,控辩双方进行证据质证,法庭辩论时,李小华高级律师作为被告人王某的辩护律师,提出以下辩护意见:

1、A公司系依法核准登记设立,公司非法获得动迁补偿款项的行为属单位犯罪。按补偿协议所得款项均归属该公司所有,被告人王某没有分到任何款项,体现了利益归属的团队性。根据我国刑法第31条之规定,单位犯罪的,对单位判处罚金,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。被告人王某作为直接责任人员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。


2、被告人王某在本合同诈骗案中犯罪情节较轻,依法应认定为从犯。根据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《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》的通知”的规定:“应当注意的是,在单位犯罪中,对于受单位领导指派或奉命而参与实施了一定犯罪行为的人员,一般不宜作为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。对单位犯罪中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,应根据其在单位犯罪中的地位、作用和犯罪情节,分别处以相应的刑罚。”以体现刑法的谦抑性原则。根据我国《刑法》第27条第2款“对于从犯,应当从轻、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”之规定,应依法对被告人王某从轻或减轻处罚。


3、被告人王某没有犯罪前科,有认罪悔罪的具体表现,且赃款已全部追回,减少了社会危害性,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。被告人王某向法庭表示愿认罪悔罪,痛改前非,请法庭给他早日回归社会的机会。


李小华高级律师在归纳总结时提出:请法院能够综合考虑本案事实,被告人王某具有法定、酌定从轻、减轻或免除处罚的情节,顺应刑罚的轻缓化趋势,对被告人王某减轻处罚并依据我国《刑法》第72条关于:对于被判处拘役、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,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,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,可以宣告缓刑之规定,对被告人王某作出宣告缓刑的公正判决。


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合议庭经过认真评议后,采纳了李小华高级律师关于王某的行为属单位犯罪、系从犯、且认罪态度良好、适用缓刑的建议,最终宣判:

一、被告单位A公司犯合同诈骗罪,判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。

……

三、被告人王某犯合同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。


被告人王某当庭释放。



法条链接:

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国家安全部、司法部《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》

二、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证据裁判要求,没有证据不得认定犯罪事实。侦查机关侦查终结,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,人民法院作出有罪判决,都应当做到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。

侦查机关、人民检察院应当按照裁判的要求和标准收集、固定、审查、运用证据,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认定证据,依法作出裁判。

人民法院作出有罪判决,对于证明犯罪构成要件的事实,应当综合全案证据排除合理怀疑,对于量刑证据存疑的,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。

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

在线客服
 
 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客服热线:021-53822656
总机TEL:021-63858668
邮箱:lxh@lxh-lawfirm.com
会员登录
登录
留言
回到顶部